【专题研究】 1963年天津专区抗洪斗争 - 环京津新闻网

【专题研究】 1963年天津专区抗洪斗争

2018-07-03 16:44:21 | 来源:中共廊坊市委党史研究室
0

1963年七八月,河北省西部、南部突然连降暴雨,三路洪水在海河流域水系大面积汇聚,对天津市和津浦铁路形成严重威胁。为保卫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安全,省委决定破堤分洪,先后在7个地方扒开河堤,将积水分散到天津专区所辖区域。破堤分洪的措施缓解了洪水对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威胁,天津专区却出现了四大洼淀相连、高水位长时间持续的局面,静海、文安、大城、霸县的一部分地区成为一片汪洋。

抗洪抢险过程

1963年6月,天津专区成立防汛指挥部,地委书记牛勇任指挥部政委,专署副专员肖光任主任,专署副专员史洪涛、天津军分区第二政委宋健、专署水利局局长杨连甲、专署水利局副局长杨振芝任副主任。指挥部下设办公室,具体负责防汛工作。7月12日,天津专区防汛指挥部得到河北南部、西部暴雨消息后,立即抽调37名干部,按河系分成7个工作组,分别由专署人事处处长马岐山等7人带队,分赴各河系,协助有关县开展防汛工作。

7月中旬以后,天津专区南部几个县连降大雨,河水猛涨。8月6日,地委、专署在《天津农民报》发表《紧急动员起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为战胜水灾而奋斗》的一封信,号召全区共产党员、各级干部和公社社员,发扬优良的革命传统,团结协作,到抗洪救灾第一线,守护堤防,抢运人、畜和物资,抢收庄稼,竭尽全力战胜水灾。

根据省委“在确保天津市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缩小受淹面积和受灾程度,减少损失”等指示,8月8日,牛勇主持召开地委常委办公会,研究抗洪防灾工作。会议决定:加固中亭河大堤,成立大城、文安、霸县、固安4县联合防汛指挥部;加固文安洼第二道周边埝和老龙港防洪堤;提前做好关闭木厂闸、狼儿窝分洪的准备工作。会议还拟定出《关于充分估计洪沥灾害做好抢护准备工作的紧急通知》,并以地委名义立即下发,要求文安、大城、霸县、静海等县紧急动员起来,立即动手做好防洪工作,应对洪水的到来。同时,要求其他各县也要提高警惕对洪涝灾害做充分的准备,地直各部门工作重点立即转移到抗洪救灾方面,正在进行的其他工作都暂时停止,集中一切力量支援防洪抢险工作。

就在8月8日地委常委办公会召开的当天,北运河河水上涨,青龙湾流量达到320立方米/秒,超过警戒水位。因连降大暴雨,特别是大清河水系洪水泻入和白洋淀分洪,东淀水位急剧上涨到8.3米。洪灾发生巨大变化,根据实际情况和省防汛指挥部的指示,防汛立即转为抗洪分洪。8月8日夜11时,天津专区防汛指挥部主任肖光紧急通知武清县在狼儿窝破堤向大黄堡洼分洪,并关闭木厂闸,把北运河水导入青龙湾,减少入津水量。

8月14日,独流减河进洪闸上水位达到8.3米,出现险情。地委指挥提开静海锅底闸口、文安富官营附近的滩里闸口,向贾口洼和文安洼分洪。河北省省长刘子厚和天津市委书记万晓塘现场指挥扒开陈台子村、青凝侯村一带的独流减河坝,向团泊洼分洪。由于上游水位持续上涨,当天下午6时东淀水位达到8.36米,超出安全水位0.36米,独流减河大台子段也出现险情,情况十分危急。当夜,地委把省委继续在文安洼分洪的决定以命令形式下达给文安县委,并限3小时内完成分洪任务。而大清河河务局却因交通、通讯受阻,延迟转来已经废止的省防汛指挥部命令,告诉文安县委暂不分洪。两个上级命令出现了矛盾。文安县委书记李泽民选择执行大清河河务局的暂不分洪命令,下令堵上已经扒开的分洪口。现场指挥文安分洪的史洪涛将此突然情况报告给地委,并按地委要求与李泽民共同拟电文请示省委,确认了省委紧急会议关于继续在文安分洪的决定。在误传停止文安分洪命令得到纠正后,李泽民对地委转达省委的命令持怀疑和消极态度,仍想尽量保护文安县利益,使分洪未能及时顺利进行。15日凌晨,牛勇亲临现场指挥扒开文安的隔淀堤(滩里口门),史洪涛协同文安县委扒开赵王新渠南堤,继续扩大向文安洼的泄洪量;地委秘书长邢安民指挥爆破独流减河南堤和隔淀堤8个口门,向静海县团泊洼分洪。东淀水位达到8.39米后停止上涨,随即下降。

这场洪灾,造成文安、静海、大城、霸县方圆320多平方公里变成一片汪洋。其中,文安县最为严重,遭受毁灭性灾害,基本水淹全境,20万人受灾,占全县总人口的87%。洪灾暂时缓解后,8月16日,地委、专署在《天津农民报》上发出《紧急动员起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为战胜水灾而奋斗》的一封信,号召全区党团员、各级干部、公社社员,到抗洪救灾第一线,抢运人、畜和物资,抢收庄稼。随后,专、县领导和党团员骨干率数万民工投入抢险工作。专署征调木船100多只、电台1部,于16日赶到灾区。省委借调飞机飞行15架次,空投麻袋3万条和大批救生衣、救生圈、熟食等。天津军分区司令员张方明、政治委员宋健率领军队官兵和地方民兵,奔赴第一线,抢救人、畜、物,维护社会治安。人民解放军某部的7300多名指战员,抢护南运河大堤,将14公里堤段普遍加高1米。

正在抢险救灾的紧要关头,8月18日,滏阳河和子牙河上游决口的洪水,以14里宽、2米深、时速1.5公里、流量1.7万立方米∕秒的来势,越过青县猛逼贾口洼。19日12时洪峰突破贾口洼的南围埝,贾口洼水位急剧上涨,到20日22时水位上涨到8.94米。贾口洼北围堤漫水逼向东淀,南运河堤坝告急,津浦铁路安全再次受到威胁。根据省委指示,20日上午,地委再次提开锅底闸和八堡闸向东淀分洪。中午,省委负责人和肖光指挥在王口爆破了子牙河双堤,贾口洼的洪水直接向文安洼分洪。下午,省委负责人指挥爆破了贾口洼北围堤,扩大向东淀的泄水量;张方明指挥扩大隔淀堤滩里口门,加大向文安洼分洪量;傍晚,爆破开南运河双堤,向团泊洼分洪。21日3时,大城县委在姚马渡扒开子牙河左堤,向文安洼分洪。至此,各泄洪口门总长11000米,最高时曾以1.74万立方米∕秒的流量分泄贾口洼的洪水,贾口洼与文安洼、团泊洼、东淀等洼淀连成一片,贾口洼的水位逐渐回落,缓和了天津市与津浦铁路的抗洪压力。随即,专署征调720只船、125只拖轮,海军支援1艘快艇和1个渡河连,北京市支援数艘浏览艇,经过5昼夜奋战,把水围村的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专署卫生局抽调440多名医务人员,组成医疗救护小组分赴灾民集聚地区防治疾病;另拨给灾区各县免费医疗款15万元,调拨价值7000多万元的18种中西药品,初步解决了各灾区药品不足的问题。

8月23日,北运河水又一次上涨,为了减轻北运河来水给天津市的抗洪压力,再次在狼儿窝破堤,向大黄堡加大分洪量。9月2日,打通北大港马棚口出海口,加上西河闸泄洪口,海口泄洪量最高时达到5760立方米∕秒。天津专区干部群众惊心动魄的抗洪抢险终于告一段落。从9月5日开始,文安洼、贾口洼、团泊洼、东淀四大洼淀水位逐渐回落。在944个水围村中,水位下降到7.5米时,仍有794个村庄57万人口被水围困;水位下降到6.5米时,仍有355个村庄25万多人被水围困;水位下降到5.5米时,仍有85个村庄6万多人被水围困。

洪灾造成的损失

尽管天津地委、专署采取有力措施,竭尽全力减小洪灾造成的损失,但是,由于上游洪水来势过大过猛,下游洪水出海口又未很快打通,天津专区的洪水泄出量远远小于洪水的涌进量,流入量比流出量大5倍,因此,几个洼淀的水位持平后同时上涨。到8月底,文安洼、团泊洼、贾口洼、东淀4个大洼淀共滞积洪水100亿立方米,文安、大城、静海和霸县的一部分地区遭受到毁灭性的灾害。

首先是文安。文安地处大洼,地势低平,无险可据守,采取分洪等措施后,水从6路倾泻而入,致使文安洼最大进水量曾达到1.16万立方米∕秒,到8月30日水位达到8.63米,洼内水的深度一般在4米左右,深的达5米以上。文安全县95.1万亩土地,近90万亩严重受灾,庄稼被淹没顶,只剩下赵王新渠以北、千里堤以南约6万多亩庄稼没有被淹。绝大部分村庄水淹庄基,部分村庄街内水深1米以上,房屋、粮食、牲畜、物资损失严重。

其次是静海。由于上游洪水来势凶猛,静海的贾口洼出现了有记载以来的最高水位,8月底洼内水位8.94米,损失的严重程度甚至大于文安洼。静海的团泊洼为盆地洼,由于地形坡度的影响,排水不畅,洼内积水一般达到3米以上,特别是该洼历史上没有出现过分洪,当地群众缺少准备,大部分村庄没有庄台保护,而且多为土坯房,所以,洪水所到之处一扫而光,成为几个大洼淀中损失最惨的一个。洪灾导致静海全县遭灾,将近30万人大搬家。

第三是大城。大城县的子牙河以东、南运河以西的108个村庄,位于贾口洼的前哨地带,受灾程度与贾口洼相同。大城县子牙河以西、白马河以北的112个村庄,由于和文安洼相连,全部被水包围,受灾程度与文安洼大体相同。当时,大城全县91.8万亩耕地,只有白马河以南的26万多亩庄稼在全力固守下未被淹没。

第四是霸县。霸县的溢流洼有5个公社、52个村庄、2.9万多人被洪水包围,其中进水23个村,被淹农作物5.5万余亩。

第五是武清、宝坻。为保卫天津市,关闭木厂闸,两次在狼儿窝破堤向大黄堡洼分洪,导致大黄堡洼水深达到2米多,漫过庄基,12个公社、127个大队、16万多亩庄稼被淹,5.2万人受灾。

第六是固安。固安没有直接受到洪水袭击,但因为西、南部暴雨区北移和下游洪水排水不畅等因素影响,导致全县沥涝面积达12万亩,6个公社、176个大队、9.6万人受灾。

此次特大洪灾造成多处堤防溃决,文安洼、团泊洼、贾口洼、东淀4个大洼淀连成一片,最严重时方圆1200多平方公里变成一片汪洋。全区总计有100多个公社、1900多个生产大队、约10000个生产队、100多万人、280多万亩庄稼遭洪灾,房屋倒塌36.5万多间、损坏11.6万余间,淹、砸、电击致死42人,伤52人,死猪羊55000只、大牲畜700余头,淹没和冲走集体的籽种及饲料3015吨、社员口粮4620吨,淹死果树42.1万株,淹没苇田10.8万余亩、蒲田4100余亩,淹毁变电站7座、配变压器215台、电动机641台、排灌机组238台、排灌动力机械1166台、拖拉机站25个、拖拉机12台、大型农具333件、社营排灌点224处,淹没大小扬水站222处,冲毁输电线路1961公里、公路12条323公里、农村电话线路472公里、大型桥梁25座、灌溉渠道2044条、排水渠道1870条、砖石井5438眼、机井82眼,闸涵、堤防等被破坏得相当严重,损失水车、大车、耧犁耙等大中型农具35万件。此外,天津专区7个国营农场被淹,536所中小学校被淹,12处医院、卫生所、保健站被淹。天津专区成立以来辛辛苦苦积累的国家、集体和个人财产旦夕之间付水东流,损失总计折款人民币4.89亿多元。

据灾后统计,遭受特大洪水灾害后,静海、文安、大城3县出现缺粮队1066个,占该3县总队数的91.6%;缺粮人数70多万,占该3县农业人口的90.7%。

灾后重建工作

抗洪过程中,天津地委根据不同情况,主要采取3种方式进行抢险。一是对滞洪区和缺乏抗洪经验的危险村庄,提前组织撤退,转移到附近高地,再视水情变化分别加以安置。如团泊洼和子牙河东的村庄,在洪水到来之前基本撤退完毕,只留少数青壮年和基层干部守护村庄。二是对庄基较高、砖房较多、有抗洪经验的村庄,提前转移老弱妇孺,转移物资到制高点,修船绑筏,准备机动船巡回检查,随涨水情况抢救人员、牲畜、物资。文安洼、贾口洼和东淀的大部分村庄,各级干部和青壮年留在村里坚持护村护房,虽然处于危险地带,但做到了村里少进水甚至不进水,还及时打捞、抢救出一批物资;三是对地势较高、庄基在8米以上、有抗洪经验的村庄,由干部发动群众抢打护村埝,就地开展抗洪护村行动。霸县、武清、安次、永清组织4万名民工昼夜奋战在中亭堤上,把65公里长的中亭堤普遍加高1.15米,阻止洪水泛滥,使400多个村庄免受水害,100多万亩庄稼获得丰收。大城县2万名民工为阻止洪水南泛,奋力抢筑白马新河大堤,将60公里长的河堤普遍加高2.5米,保住大城县南部10个公社34万亩土地免遭洪灾。

在各级政府的大力组织下,到9月初,有763个村庄38万多人及时转移到安全地带或疏散到武清、安次、宁河、永清等县,并由当地解决了衣、食、住、医等问题。粮食、商业和供销部门克服困难,采取以船代仓流动供应和就堤设点等办法,给灾民供应粮食、煤炭、油盐菜等生活资料和日常用品。医疗卫生部门组织近千名医务人员,携带大量药品,深入灾区巡回,给灾民提供疾病防治服务。9月中旬,全部灾民基本脱险,吃、住和治病等救急问题得到初步解决。

洪水稍稍平静,天津地委便于9月7日至12日召开生产救灾工作会议,各受灾县的县委书记或县长和非灾县的县委负责人参加会议。会议在总结前一阶段抗洪抢险工作的基础上,传达河北省委生产救灾会议精神,进一步研究抗洪抢险、生产救灾和非灾区支援灾区等事项。会议期间,地委、专署联合发出《紧急动员起来,开展生产自救,为胜利度过灾荒而斗争》的号召信,对灾区群众干部表达亲切慰问,充分肯定了广大群众干部服从整体、顾全大局、同心协力与洪水作斗争的高尚精神,号召灾区人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坚定信心,同心同德,群策群力,在利用好外来支援的同时,立足本身,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生产自救,节约度荒,积极主动地向灾害展开顽强的斗争,尽快建起新家园。三河、大厂、香河、安次、永清等非灾县和轻灾县,迅速组织人力和物资支援文安、静海、大城等重灾县,同时加强本地的农业生产,这些县1963年粮食产量比上年增长10%至30%,有力地支援了南部重灾县。

9月27日至29日,天津地委召开第二次生产救灾工作会议,文安、大城、静海3个重灾县的县委书记和副书记参加会议。会议传达了中央和省委关于生产救灾的指示,详细核对了各县灾情,分析面临的救灾形势,逐个研究并解决存在的问题。

10月中旬,天津专区各河流全部下汛,肆虐2个多月的洪魔终于消退。16日,地委成立天津专区生产救灾委员会,牛勇任主任,肖光、李哲、陈宝玉任副主任。救灾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综合、渔副业生产、物资、救灾、农业保畜共6个部门。同时,调整天津专区防洪防汛指挥部。调整后,肖光任主任,史洪涛、陈宝玉任副主任。天津专区防洪防汛指挥部下设办公室、农田、水利、物资4个部门。至此,天津专区的工作重点由前一阶段的抗洪抢险完全转入灾后生产重建方面。

1963年8月,天津专区“五反”“四清”因洪水而暂时停止和推迟。在政治高于一切的年代,洪灾稍稍退去,天津专区的“四清”“五反”运动又被提上工作日程,但救灾工作仍被地委、专署置于各项工作的重要位置。11月中旬,天津地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部署全面开展“五反”“四清”运动时,强调把工作划分为两条战线:一条是“五反”“四清”战线,另一条是生产救灾和农业生产战线。会议要求两条战线工作共同推进,互不耽误,决定两条战线各设办公室处理具体工作。在讨论的系列决议中,把灾后重建工作继续列入重要议程。后来又明确提出大城、文安、静海3个重灾县要以救灾重建为重点。这些决定,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都冒着一定的政治风险,但专、县负责人勇于面对灾后千疮百痍的现实,做出了符合实际的抉择,为灾后恢复生产、重建家园提供了政策支持。

通过广大干部群众的艰苦努力,到1964年1月,天津专区累计修建808万多土方的农田水利建设工程,冬灌耕地195.62万亩,积肥300万吨,生猪比前一年同期增加1.36万头,整修3万多条渠道,新打机井和整修机井221眼,维修和新建414处小型电灌站,扩大园田107万余亩。

生产自救过程中,天津地委以搞好生产、安排好生活为中心,全面贯彻执行中央规定的生产救灾方针,组织大批干部分片包干,深入受灾大队,调查研究,安排灾民生活,组织灾民因地制宜开展副业生产。还根据自愿互利原则,通过清生产队的工具、原料、资金的“三清”和投工具、投原料、投资金的“三投”方法,支持农业生产,解决生活困难。

通过有力措施,经过灾后10个多月的艰苦奋斗,天津专区灾民生活、生产得到妥善安排,农田水利工程、农电设施、公路桥梁等有了很大程度恢复,做到了河北省委要求的“三稳定” “三提高”“一巩固”,终于战胜特大洪灾后的严峻形势,取得抗洪救灾斗争的初步胜利。灾中和灾后,中央、省委多次组织慰问团来天津专区慰问。中国著名剧作家曹禺和河北省话剧院院长鲁速等人,深入重灾区文安县南辛庄、大郭庄等村慰问过程中,通过体验生活,为编写新闻纪录片《河北人民抗洪斗争》和电影故事片《战洪图》搜集了大量素材。后来,长春电影制片厂根据天津专区抗洪抢险英雄史实拍摄出电影故事片《战洪图》。


标签: {list.tags}
编辑:user107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