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1963年文安县分洪抗洪斗争 - 环京津新闻网

【专题研究】1963年文安县分洪抗洪斗争

2018-09-10 15:27:32 | 来源:
0

文安县地处冀中平原,属黑龙港流域,总面积1037平方公里。县内东部是有名的文安洼,洼底海拔高度3.6米。县内有两条较大的河流:一条是大清河,流经文安北部边界57.5公里,属于大清河北支;另一条是赵王河及与它连接在一起的赵王新渠,流经文安境内30公里,属于大清河南支。大清河南北两支在文安县东部崔家坊下河口处汇合。

文安县地势低洼,近百年间多次发生洪涝灾害。1963年,是近百年来降雨量最大的年份,地处文安县上游的太行山区、燕山一带连降大暴雨,这就对文安洼造成巨大威胁。


巩固堤埝  准备抗洪


1963年5月下旬,中央召开电话会议,对河北省防洪工作提出具体要求。按照上级指示,文安县委、县人委立即召开防汛工作会议,安排部署汛前准备工作。6月初县委抽调50人,责成水利科副科长缴焕西组建检查组、钻探组、填堵组,对赵王河千里堤、大清河秃尾巴堤、赵王新渠两岸堤的36处水利设施进行检查、修复。

6月10日,文安县委成立防汛除涝指挥部,县委副书记、县长夏晓德任主任,县武装部部长张义忠、副县长任谦益任副主任。县委决定,县委、县人委领导成员分成两班人马,一班组织群众除治内涝,力保粮食丰收;另一班抓紧抗洪抢险的准备工作。根据县委的统一安排,县委常委、委员、县人委领导同志分别到各公社领导群众开展防汛排涝工作。与此同时,县委组织了10800人的抢险队,15000人的后备队,配备8个打桩班,在大堤上设了54个汛铺,派108名汛工负责监视水情,查看堤防。各公社也分别召开了大队干部会议,落实县委、县人委防汛计划,并组织民工上堤加固修整堤防,筹备各种防汛物料。

形势的发展比人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5月13日至6月8日,文安降雨9次,雨量总计153毫米。进入汛期后,降雨次数更频繁,雨量也加大,7月1日至14日全县降雨量200多毫米。南半部出现沥涝,积水面积达1.6万亩。任丘、河间、大城等地的沥水开始流入文安洼,更加重了文安的灾情。进入8月,上游地区出现暴雨天气,邯郸地区,山洪暴发,白沟河水位上涨到14.6米,流量645立方米/秒。8月7日清晨,紫荆关等水库超过保证水位,开始向溢流洼分洪;滹沱河也出现3处决口,洪水经河间、任丘流向文安洼,文安县形势危急。

8月7日,文安县委向全县人民发出紧急动员令,指示各公社党委、各大队党支部,从干部到群众,组织两班人马,一班立即上堤做好堤防的加固、防守工作,另一班继续搞好内地除涝工作。同日,文安县防汛指挥部决定:进一步加高加固文安洼第二道周边埝,达到埝顶高7米、宽4米;加固三排干渠、小白河、任文干渠、文毕排干渠的堤防,排出上游沥水。

8月9日,上游地区又降暴雨,河北省南部部分地区被淹,形势已经到了严峻的关头。中共河北省委指示天津专区要顾全大局,为保卫天津市、保卫津浦路,准备做出必要的牺牲。省委给文安县委打电话,询问文安洼的水情,并传达了省委的初步决定:当东淀水位达到7.9米时,即向文安洼分洪,分洪量为23亿立方米。

此时,上游各河、渠共有82.3亿立方米洪水向文安洼涌来,而文安洼可以下泄40亿立方米,还有40多亿立方米水无路可走。8月9日,县委发出关于防汛除涝的再次紧急指示,动员1.5万名抢险队员立即上堤,采取各种措施,确保大清河南岸和赵王新渠两岸堤防的安全;备足柴米,防止紧急时刻断炊;扒开里东庄至小白河的周边埝,作为进洪口,为分洪蓄水作准备;动员各村妇女、老幼抢收庄稼。

根据天津地委的指示,文安县委、县人委领导干部立即分赴抗洪第一线,县委书记李泽民到王村防汛指挥部坐阵指挥;县长夏晓德驻守文安城,负责除涝、供应和抢救工作;县委副书记陈健到左各庄;县委副书记徐大仿到大柳河;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姜佩珍到毕坊扬水站;县委常委、武装部政委刘宝林到大留镇。

8月11日,白洋淀水位继续上涨,15时十方院水位涨到11.33米,超过保证水位0.83米。按照省委决定在白洋淀小关破堤分洪。小关分洪后有1000多个流量,与小南河决口的洪水汇合,合计约8亿立方米,漫过平大公路,灌满柿庄洼,通过古洋河,向任丘、文安逼近。

8月12日,根据副省长杨一辰指示,文安县委召开电话会议,作出决定并立即传达到各基层单位:一是想尽一切办法,竭尽一切力量,确保千里堤不决口;二是做好危险地区人畜抢救准备工作,抓紧修船制筏,护城护村,检查通讯工具和交通要道;三是抢收庄稼;四是做好灾民迁移准备工作,采取措施转移中央各部在文安的8个农场,转移和保护国营拖拉机站、各大扬水站的设备,向高上地区提前转移光荣院的老人和县直干部家属中的老幼病残者;五是要求各级领导和全体党员、团员,临危不惧,带领群众战胜洪水,夺取最后胜利。


为了大局  勇于牺牲


上游地区连降特大暴雨,各水库、河道、堤防都达到承受极限。滹沱河3处决口,小关分洪,都没有使缓解这一危急形势。8月13日晚,大清河、子牙河两股洪峰在东淀相遇,东淀水位进一步抬高,一天之内上涨了0.58米。14日中午,滩里闸提闸,东淀的水泄向文安洼,但闸口小,过水少,不能解除东淀对天津市的威胁。省委决定向文安洼分洪。专署常务副专员肖光电话通知文安县防汛指挥部作好分洪准备。地委电话通知在文安抗洪前线的副专员史洪涛准备在赵王新渠右堤分洪,分洪地点在小垛村附近大堤。史洪涛立即向文安县委书记李泽民等人传达了地委指示。文安县委当即通知有关公社、大队做好护村、抢救、搬迁工作,并组织了500名基干民兵的分洪队伍和1个排部队的保卫队伍。然而,负责分洪的民兵得知向文安洼分洪的消息后,绝大部分拒绝执行掉头回家,只有西桥大队党支部书记吴树起等9人留下来,和专、县指挥干部一起动手扒堤,后来又从史各庄公社调来25名防汛民工,共同扒堤。14日下午4点半,口子过水。

14日晚8时许,正当几道口子过水、口门不断扩大时,大清河河务局却因交通、通讯受阻,延迟转来已经废止的省防汛指挥部命令,通知文安县委暂不分洪,维持现状。李泽民当即命令,把已经扒开的口子堵上,等候通知。此时,东淀水位达到8.36米,情况十分危机,已超过原定的7.9米即决堤向文安洼分洪的标准。史洪涛觉得河务局转来的通知有问题,立即给地委挂电话证实河务局通知已经作废。为了彻底弄清情况,史洪涛、李泽民决定共同拟定电文向地委发电报。地委经过请示省委,回复文安:“赵王新渠右堤、隔淀堤分洪,见报后立即执行,过水后速报省专。”在河务局关于停止文安分洪命令得到纠正后,李泽民对地委转达省委的命令持怀疑和消极态度,仍想尽量保护文安县利益,使分洪未能及时顺利进行。15日凌晨,牛勇亲临现场指挥扒开文安的隔淀堤(滩里口门),史洪涛协同文安县委扒开赵王新渠南堤,继续扩大向文安洼的泄洪量;地委秘书长邢安民指挥爆破独流减河南堤和隔淀堤8个口门,向静海县团泊洼分洪。

东淀水位开始下降,天津市的压力减轻了,津浦路保住了,从全局上实现抗洪斗争的决定性胜利。然而,10路洪水从四面八方向文安洼汇集。赵王新渠分洪后,文安洼水势猛涨,距离口门较近的大围河、高头、急流口等公社的部分村庄,霎时被水包围。隔淀堤分洪后,东西两路洪水在十马干渠汇合,突破柳河堑,把大柳河公社大部分村庄和德归公社全部村庄围困。王口、姚马渡分洪后,全县水位达到最高值,西部大留镇公社石桥水位达到9.0米,大洼水位达到8.62米,文安南关水位达到8.81米。

洪水到来后,全县20个公社、380个大队,除牛角洼内新镇、苏桥两个公社外,有18个公社、339个大队遭灾。其中331个大队被水围困,128个大队被水突破护村埝,有的村庄街心院内水深达1.5米。洪水淹没了全县130万亩耕地,其中68万亩即将成熟的大秋作物被毁;受灾人口20.6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87%;倒塌房屋4.6万余间,占全县总数的38%。历年来兴建的水利工程设施被冲平;新建的变电站倒塌;3座电力扬水站遭到严重破坏;高压输电线被冲断;25处小型电灌站被冲毁;66公里的公路被冲毁;70余座闸、涵、桥坍塌;5个国营农场的全部建筑被冲平;国营拖拉机站的房屋全部损失;全县8处中学被冲毁4处,小学校被冲毁近百处;社办工厂、企业全部被冲毁;16个公社的电话线路被冲断。全县毁于洪水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亿多元。


转移战场  护城抢险


分洪后的第二天,住在王村防汛指挥部的地、县主要领导同志回到文安城,在各公社下乡的县委、县人委领导也回到县城。随后,县委紧急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部署抗洪工作。会议决定,夏晓德、徐大仿、姜佩珍、李益年、张德新等分别带人到各公社,一手抓抢救、一手抓护村。其他县委领导和县直机关全体人员决定坚守县城,不向制高点转移,以安定人心、鼓舞斗志,同县城内群众一起护城。

文安县城是古老的城墙,外层是挑灰灌浆砖砌,里面是三合土,曾抵挡住了历次洪水的冲击,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1963年,这道古老的城墙又一次担负起抵挡洪水、保护人民的重大使命。由于城墙年久失修及人为破坏,出现93处各种洞穴、1000多米险要地段、19处砖层断裂、9处劈裂。县委于8月初成立的以城关公社党委为主体的城防委员会,曾经组织城内5个村的民工进行抢修,但仍存在很多待修的任务。为进一步加强了城防委员会的力量,县委派副书记陈健、副县长任谦益、水利科科长刘振华具体负责城防工作。城关公社党委书记王恩泽任城防委员会总指挥,城防委员会下设4个指挥部、2个股,总指挥部设在南关城门楼上,其他3个分指挥部分别设在东、西、北3道门的城楼上,各指挥部都安装上电灯电话,昼夜值班,并组织城内7个村和城外13个村的950名民工、85名县直机关干部,开始了抢修城墙工作。

8月15日分洪以后,城防委员会为加快城墙维修进度,调城关公社27个大队的1500多名民工、50名机关干部,抢在洪水到来之前的时间运土上城,昼夜不停地抢修城脚险工,运砖石填堵城门。

8月17日,大雨倾盆,第二天城下见水,城外公路水深约1尺。8月19日,水势上涨缓慢,一些群众产生了麻弊思想,放弃城防工作回家抢收庄稼。为此,城防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号召广大干部群众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集中全部力量搞好护城工作,把群众又召集回城防工地。8月22日,水位上涨速度加快,晚8时许,县城南门水位达到7.67米。8月23日,县城南门水位上涨到8.24米,南城墙出现险情。指挥部紧急调动民工,在邻王家坑城脚下打6米桩29棵,排除了险情。8月25日至26日,县城南门水位上涨到8.69米,5个城门和东南城角先后发生6次漏洞、陷角等险情,被及时发现并排除。

8月30日11时,文安县城南关水位涨到8.81米,并在这一水平上持续了31个小时。水深浪急,对城墙压力大,大风掀起的巨浪直接砸在城墙顶上,城内1万多灾民忧心忡忡。突然,东南城角砖层倒塌,城防委员会民工和部队指战员立即抢修,终于堵住缺口,文安城又一次化险为夷。8月31日19时许,水位开始缓慢下降,但危险并没有过去。

9月3日晚,突然刮起6级西南风,大浪卷过城顶,南城门埝顶进水,整个南城墙告急。城防委员会指挥全体民工、机关干部和部队指战员赶到南城墙上,一面加高城门埝顶,一面往外墙上挂席子保护城墙不被浪水直接冲击,激战4个小时,战胜了风浪,保住了城墙。

与此同时,城外周边各公社、大队的干部群众,在县委的领导下,积极踊跃地参加护城护村抢险斗争。任董村大队,洪水到来之前就打起了531米长的护村埝。洪水到来之后,党支部的各支委包队包段,党员包组包人,带领群众昼夜奋战在打护村埝第一线。党支部书记任恩祥带头拆掉自家的两间房子,献出檀柁。在他的带动下,其他党员、社员合计拆房140多间,献檩600多棵、席180多片、柴草3000多斤,用这些材料打桩筑埝。彭耳湾、大王东等9个大队的77名党员也是这样,带头拆掉自家的房子,带动进步群众也拆房子,累计献桩料7000多棵。他们打起了坚固的护村埝,将洪水挡于村外。大留镇公社小留镇大队支部书记刘福,是一条腿的残疾人,在护村埝出现决口险情时,他带头跳入水中,群众也纷纷跳水,用身体筑成人墙,保住了护村埝。

9月5日,水位下降到8.61米,水势趋向平稳,惊心动魄的护城战斗度过了最艰苦的阶段。

在这20天护城抢险中,县委周密安排、有序调度,夏晓德、徐大仿等分别带队到各公社参加抢险;刘宝林负责在王村、左各庄设立灾民转运站,把灾民转运到霸县、永清等地;县委从河北省电信局租来5部电台,从省水利厅调来2部电台,海军带来2部电台,建起了县委与上级和各抢救队之间的无线通信联系网。城防委员会采取多种方法,筹集了护城所需物资,其中有从商业部门调拨的7.15万元的40种物料,各机关、群众捐献的3500元的19种物料,通过各种渠道调剂解决的37.17万元的11种物料。

抢险工作最大的困难是船只不足。文安县原有船只和部队支援的船只仅有400余条。在船严重不够使用的情况下,各抢救队吃在船、住在船,昼夜不停地航行在各水围村之间。到9月9日,共抢救出灾民6.64万余人,抢救出牲畜4490头,同时在17个处境危险的粮站中抢运出粮食205万斤,在各商店抢运出商品3190吨,并把拖拉机站的机车、飞机场的大批农药和汽油等物资也及时抢运到安全地带。


军民齐心  抗洪救灾


在文安遭受严重洪灾情况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与文安人民一道并肩作战,共同抗洪,作出了突出贡献。

洪水到来后,被水围困的灾民面临饥饿的威胁,与洪水进行生死搏斗的第一线民工也遇到物资短缺的巨大困难。在这关键时刻,人民空军驾驶飞机,飞临文安上空,克服气候条件恶劣、很难寻找空投点等困难,空投大饼和饼干8万余斤、麻袋17300条,还空投了河北省委、省政府给灾区人民的慰问信及大批宣传品。

8月25日,正当文安水势猛涨的时刻,人民解放军陆军4625部队2个连,海军东海舰队和北海舰队的4艘登陆艇、100名指战员,先后赶到抗洪现场参加护城抢险和抢救工作。8月26日,县城墙大小南门同时告急,陆军2个连迅速筑起土坝,保住了城门。8月28日,南城150米地段危险,他们一天运土960立方米,加高加固了城坡,使这一地段转危为安。这2个陆军连为解决加固城墙急需用砖问题,乘船到5里外的砖厂从水中捞砖,指战员双手被水泡砖磨露出了嫩肉,有的还浸出鲜血。指战员们不叫一声苦,5天时间,共捞出15.6万块砖。

海军指战员驾驶4艘登陆艇奋战在抗洪抢救第一线,更是受到文安人民的称赞。8月28日,急流口大队房屋倒塌砸伤了人,4号艇指战员火速赶到把伤员救上艇,立即进行包扎抢救。8月31日,突然刮起了大风,大洼里有几条小船在水里打转,处境十分危险,4号艇指战员立即起锚出航,冒着风浪把小船上的15人全部救上来。在紧张抢险的日日夜夜里,各艇平均每天航行19个小时,他们跑遍了灾区每个村庄,救出灾民17388人、牲畜1599头,抢运出大量物资。

文安遭灾,各地人民大力支援。在飞机空投的食品中,有天津市民为灾区赶烙的大饼,当文安人民接到大饼时,有的大饼还有余温。为了解决灾民的医疗问题,上级派来大批医务人员和文安县医院的医生一起,组成几支医疗队,深入各灾民集聚点,免费为群众治病。刚从河北医学院毕业不久的医生李静敏,在一个灾民点发现一个被痰堵得奄奄一息的病孩儿,她口对口地为病孩儿吸出浓痰。各医疗队在巡回医疗中,共免费治疗10万人次,使灾后的文安避免了大的疫情发生。

在救灾急需船只时,上级把北京公园的游艇调到文安。保定地区安新县派来小船336只,胜芳派来大船80只,宝坻县派来木船31只,省航运局派来4艘火轮。这些船只及时赶到文安洼,发挥巨大作用。特别是随船前来的救险船工,以高度的责任感,为抢救文安人民的生命财产立下了功劳。8月31日,风雨交加,胜芳船工曹之青等人架船从董村抢救灾民回文安,当船距离县城二三百米时,突然一个大浪打来,船仓里灌了半仓水,船身下沉,情况十分危急。这时如果他们弃船跳水,完全可以游到城墙避难,但船上的灾民就会遇到危险。船工们临危不惧,一面用席苫住船仓,不让水继续进仓,一面想方设法稳住船身。一直等到救援汽艇赶来才脱离危险。

在水淹文安洼时,大批灾民和灾区耕畜被转移到外地。远离家乡的文安灾民亲身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黄甫公社李黄甫村的李恩才等3位年迈的五保老人,乘坐火轮来到胜芳镇,信安镇和董家堡大队的干部迎上船,热情地把他们接走。就这样,大批文安灾民被永清、固安、霸县、武清政府和群众妥善安置。这些县的群众还为文安灾区寄养了4000多头耕畜,这些耕畜被精心饲养,大都增了膘,有141头母畜怀了驹,有76头母畜产仔。


生产自救  重建家园


分洪以后,文安县多数群众丧失家园,没有了生产生活用品,生活困难,情绪不稳,出现了一些怨言、怪话。针对这一情况,文安县委对广大群众进行了深入的政治思想教育。8月26日,县委发出关于认真做好当前干部、灾民政治思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公社党委和各灾民聚集点的党组织,在做好抢救、安置等工作的同时,切实做好基层干部、党员、社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各级党组织按照县委的要求,向广大党团员、干部、社员讲清形势,明确当前的有利条件和暂时困难,稳定大家的思想情绪,启发大家发扬艰苦度荒、勇于克服困难的精神,广开生产门路,依靠集体力量,战胜灾荒;继续向群众解释有计划分洪蓄水、保卫天津市、保卫津浦路的重大意义,消除群众的怀疑和不满情绪;表扬抗洪斗争中的好干部、好党员、好社员,鼓舞广大社员的斗志,同时揭露和打击坏分子的破坏活动。

天津地委派出副书记陈义堂、副专员史洪涛等一批党政军干部,到文安县指挥生产自救工作。还向文安灾区调拨大批救灾物资。到1963年12月底,拨付文安灾区救灾款150万元、布53万尺、棉花15万斤,还有衣、鞋、帽等大批实物。北京、天津等6市县无偿提供各种代食品662.94万斤,各地平价调拨代食品105.7万斤、蔬菜24.7万斤。另外还有全国各地捐献的大批物品和现款。这些款物解决了文安灾区人民燃眉之急。

文安洼水势平稳以后,县委领导全县人民开展起了轰轰烈烈的生产自救活动。县委制定了“依靠群众,依靠集体,自力更生,就地取材,积极开展各种形式的副业生产”生产自救方针。9月21日,县生产救灾办公室成立,副县长李益年任主任,具体领导全县生产自救工作。到9月底,全县已有333个大队搞起捕鱼、柳编、织网、打箔、苫布、粉坊及车船运输等35种副业生产,投入生产自救工作3万多人,日获利2.8万元。在这些行业中,渔业开展得最为广泛,方法有下箔、搬罾、风网、丝网等十几种,日产鱼8万多斤,收入7800多元。到1963年底,全县共搞起42种副业,投入人数达4.8万人,日获利3万多元,灾后文安人民的生活有了初步好转。


标签: {list.tags}
编辑:user107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