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读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刊(一) - 环京津新闻网

【天天读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刊(一)

2019-11-12 16:04:29 | 来源:
0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1年7月23日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3号(后称望志路106号,现为兴业路76号)召开。7月30日,因会场受到法租界巡捕的搜查,故最后一天(7月31日)的会议是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召开的。

出席大会的有各地党的早期组织选举推派的代表12人,即毛泽东、何叔衡(湖南),董必武、陈潭秋(湖北),王尽美、邓恩铭(济南),李达、李俊汉(上海),刘仁静、张国焘(北京),陈公博(广州),周佛海(日本东京),还有陈独秀指派的代表包惠僧,共13人,代表全国50余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尼克尔斯基出席了会议(两名外国人和陈公博未参加最后一天的会议)。

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党纲》,规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奋斗目标是:以无产阶级的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废除私有制,直至消灭阶级差别。大会还通过了《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确定党成立后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工人阶级,领导工人运动。大会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组成中央局,陈独秀任中央局书记,李达任宣传主任,张国焘任组织主任。


文安县党的四个第一


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文安特别支部委员会。1925年冬,中共北方区委派中共党员张宗义到文安县秘密发展党员。到1926年10月,张先后在左各庄镇介绍王紫树、董在毅、刘学增、张宗信等8人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10月,经北方局批准,中共文安特别支部委员会(以下简称文安特支)在左各庄小学正式成立,特支负责人王紫树、董在毅,隶属中共北方区委领导,机关驻地左各庄镇。

文安特支建立后,曾创办农民夜校,组织农民协会(时称“庄稼会”),发动脚行(搬运工会)罢工,发展党的组织。特支的活动遍于文安全县。从1926年10月至1927年5月,文安特支共发展中共党员30多名,发展国民党党员300多名(发展国民党党员是当时北方中共党组织的任务),并在文安城北、城东、城南建立了3个农会组织,农民运动遍于全县。1927年5月,奉系军阀天津警察厅以“从事赤化活动罪”,将特支负责人王紫树、董在毅等10人逮捕判刑。此后,其他多数党员转移到外地,组织受到严重破坏。

第一任特支负责人(书记):王紫树、董在毅

王紫树,原名王宜航,男,中共党员,1903年生,文安县左各庄镇人。家境比较宽裕,幼年在本镇上私塾,后到文安县城读高小,1924年考入天津直隶省立第一师范。在师范读书期间,参加了许多进步活动。1925年肄业回到家乡,在左各庄小学教书。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文安特支负责人。1927年5月被捕,被关进天津第三监狱。1928年6月,奉系军阀溃败,傅作义就任天津警备司令,下令释放所有政治犯,王紫树被释放出狱。但由于在狱中受到严重摧残,不久便去世了。

董在毅,字忠仁,男,中共党员,1900年生,文安县左各庄镇人。因家境贫寒,初小毕业后去天津王口学徒经商。后又在其本家祖父资助下去文安高小继续读书。两年后,高小毕业,回到左各庄小学教书。1925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文安特支负责人。1927年5月被捕,被关进天津第三监狱。1928年6月,同王紫树同批被释放出狱。出狱后仍坚持发动倒霸运动。但因在狱中伤病严重,在倒霸运动开始后不久不幸去世。

第一位中共党员:张宗义,字宜斋,又名张存真、张宗一,汉族, 1897年生,文安县大柳河村人,天津直隶省立第一师范毕业,在党的初建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约1922年至1924年间,其入党介绍人及所属支部不详),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六期学员。1925年冬,受中共北方区委委派,以津浦线视察员身份在文安县开展革命活动,秘密发展党组织。1926年9月,张宗义在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后去了天津。1930年,张宗义参与了罗章龙组织的所谓“非常委员会”活动,后渐渐脱离中共党组织。

文安县第一任县委书记:牛锐敏,男, 1917年生,河北省任丘县天宫村(今三杰村)人,汉族,中共党员。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他在天宫村积极组织领导抗日斗争。同年9月,任丘县建立抗日救国会,他是领导成员之一。1938年10月,牛锐敏受上级党委委派,到文安县组建中共文安县委,被任命为中共文安县委书记,成为文安县首届县委书记。1939年2月21日,独立二支队司令员柴恩波叛变革命,大肆抓捕党政军抗日领导干部,在抗日军民的掩护下,他安全转移。同年3月下旬,他重返文安县,继续领导全县的抗日斗争。1939年7月,他领导文安县人民积极抗洪救灾,组织抗日军民与敌人进行艰苦的斗争。解放后,牛锐敏积劳成疾,回家养病。1964年10月23日逝世,终年47岁,遗体安葬在任丘县陵园。


廊坊党史人物——陈 然  


陈然生于1923年,1938年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7月任《挺进报》中共特支组织委员,后任书记,1948年4月被捕。1949年10月牺牲,年仅26岁。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这是年轻的共产党员、革命烈士陈然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和死亡威胁,在狱中留下的题为《我的“自白书”》的著名诗篇。小说《红岩》中视死如归的青年革命者成岗,正是他的艺术化身。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永远的丰碑》中曾对陈然的革命事迹进行了经典回顾。这位数十年来在全国人民心目中丰碑永铸的革命志士,是河北省香河县人。

陈然,原名陈崇德, 1923年12月18日出生于河北省香河县城北街一个小职员家庭。另有一个说法是说他出生于11月,这可能是因为农历和公历产生的误差。陈然的祖上是香河县城东南街陈家。他父亲年轻时曾在江西就职过几年,并在江西结婚,母亲是江西人。陈然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后来,父亲由江西来到香河县城北街盐务所工作,陈然便出生在这里。父母为纪念陈然的出生地,把他的乳名叫做“香哥”。陈然开始是在香河完小读书,在他11岁时,全家随父亲迁往北平。

抗战爆发后,陈然随父迁徙湖北。1938年夏,一家人流亡到宜昌。年仅15岁的陈然在鄂西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并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战剧团”。在剧团,利用演出空闲时间,先后阅读了《大众哲学》、《社会发展史简明教程》和《论持久战》等革命理论书籍。1939年春,刚满16岁的陈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6月,在日军进攻和难民溃逃的纷乱中,陈然与组织失去联系。1940年,陈然随抗战剧团辗转来到了重庆。后来到重庆中粮公司机器厂工作。他虽然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仍以革命者的姿态参加各种抗战爱国集会活动。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南方局以《新华日报》的名义同陈然等一批党员取得联系。鉴于当时青年人中较为普遍存在的苦闷和彷徨,为探讨解决途径,党组织决定办一个名为《彷徨》的杂志。在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下,杂志创刊号于1947年元旦出版。陈然担任刊物的通联工作。在白色恐怖异常严重的形势下,陈然凭着机警、沉着,很好地完成了任务。除通联工作外,他还为筹措办刊经费到处“化缘”,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一切可以节省的开支用作办刊经费。

陈然对革命事业无限忠诚,具有崇高的革命气节。他经过认真思考,写成了《论气节》一文,发表在《彷徨》杂志第五期上。文章指出:气节是建立在高度的理性之上的,而高度的理性就是对世界、对人生的一种正确、坚定而深彻的认识,这表现了陈然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

1947年夏天,曾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陈然又重新入党。他在重庆收到香港党组织邮寄的《群众》周刊,上面刊载了大量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战场节节胜利的消息。经过商议,陈然等人决定把这些消息传播出去,遂于“五一”节印发了第一期无名的油印报,这就是《挺进报》的前身。油印报印了几期,引起中共重庆地下市委的注意,于是派人同陈然等取得了联系。重庆市委决定将无名的油印报命名为《挺进报》,作为中共重庆地下市委机关报。为了保密,陈然主动提出把《挺进报》的工作地点设在自己位于野猫溪的家里。

1947年7月的一天,《挺进报》创刊。此时陈然的公开身份是重庆中粮公司机器厂代理厂长,他白天到中粮公司机器厂上班,晚上负责《挺进报》的刻板印刷与发行。起初,由于多方面原因,一张蜡纸最多只能印六七十份,而市委要求印300份。虽经重刻蜡纸重印,最后也只印200多份。没有完成党交给的任务,陈然心里非常难过。他吃不下睡不好,仔细在蜡纸、油墨、纸张上观察和研究,反复试验,印刷份数和质量不断提高,最多时一次能印2000多份,而且整洁干净。

1948年1月,重庆市委交来一个光荣任务,大量印刷毛泽东发表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陈然和地下工作者们如饥似渴地读着文章的电讯记录稿,为人民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而欢欣鼓舞。当陈然读到最后一句“曙光就在前面,我们应当努力”时,大家激动得不约而同将手紧紧握在一起。胜利鼓舞着所有的人。大家立即行动, 采购来最好的纸张、油墨,精心刻写,陈然把他那套油印“设备”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并多次试印,努力使“设备”达到最好状态。经过3个晚上的苦战,2000多本32开的油印小册子终于完成,并立即通过党组织送到城市乡村,胜利的喜讯传遍山城、传遍川东。

1948年2月,陈然被指定担任《挺进报》中共特别支部组织委员,不久又担任特支书记,全面负责《挺进报》的工作。一期期按时印发的《挺进报》,犹如一支支射向敌人的利箭,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大恐慌,而在革命战士和广大人民群众中,《挺进报》却如一支支燃烧的火炬,给人们带来光明和希望。

1948年4月22日,由于叛徒出卖,陈然在家中赶印第23期报纸时,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他先被囚于渣滓洞,后被转到白公馆监狱。国民党特务对他使用了老虎凳等种种酷刑,但他坚贞不屈,严守党的秘密,革命意志毫不动摇,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陈然到白公馆监狱不久,即和狱中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他凭着自己的记忆,将人民解放战争胜利的消息写在一张小小的香烟包纸上,小纸片顺着一个秘密孔道,从一个难友传到另一个难友手中,被称为“狱中挺进报”。与此同时,重庆地下党组织也通过各种方式,将一条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到狱中。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监狱时,陈然和难友们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亲手缝制了一面五星红旗。还齐声高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充满胜利喜悦的歌声此起彼伏,日夜回荡在监狱中。

1949年10月28日,几辆汽车驶进白公馆。车上跳下一群特务,高叫着要传讯陈然。陈然从容不迫地脱下囚衣,换上入狱时穿的那套简朴服装,把零碎物品留给同室的难友。用坚毅的目光和难友们相互交流着心中的话语。他挺立在公案前,冷眼蔑视着公案后坐着的人。

罪恶的枪弹一颗、两颗、三颗......穿透了陈然的身躯,但陈然依然挺立着。刽子手惊得双手发抖、目瞪口呆。一位贫苦老人亲眼目睹陈然遭枪杀并帮助收敛了遗体。事后这位老人逢人便摇头叹息“那人真是条好汉!打了好几枪硬是不倒,还站着喊口号。打枪的手都发抖了,后来还是机枪打的”。陈然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于重庆渣滓洞附近的大坪刑场。就义时,他振臂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陈然以26岁的年轻生命履行了对党的庄严誓言:“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为革命斗争到底!”重庆解放后,陈然被安葬在歌乐山烈士陵园,他的英勇事迹和著名诗篇一直被后人传诵。香河籍诗人丁震邦为缅怀这位家乡的革命志士,曾通读《红岩》一书数遍,并含泪写下“缘何掩倦泪潸涟,荡魄涤魂看红岩。革命战旗碧血染,丹心铁骨铸陈然。”的诗篇。后来他在重庆参观白公馆集中营遗址后,心中更是感慨万千,满怀崇敬之情写下了《忆秦娥》一词:

伤心咽,渣滓洞中英灵血。

英灵血,黎前抛洒,染红世界。

狱中挺进辉寒夜,一纸自白敌胆裂。

敌胆裂,炮声隆隆,蒋家朝灭。

陈然等革命志士的精神会永远激励后人奋勇前行,创造美好的明天。


标签: {list.tags}
编辑:user107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