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读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刊(七) - 环京津新闻网

【天天读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刊(七)

2019-11-12 16:08:01 | 来源:
0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82年9月1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正式代表1545人,候补代表145人。胡耀邦代表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作题为《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的工作报告。会议选出210名中央委员、138名候补中央委员。这次大会总结了中国社会主义事业自建国以来,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经验、教训,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规定党在新时期的总任务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逐步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把中国建设成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

随后在十二届一中全会上,选举(按姓氏笔画排名)万里、习仲勋、王震、韦国清、乌兰夫、方毅、邓小平、邓颖超、叶剑英、李先念、李德生、杨尚昆、杨得志、余秋里、宋任穷、张廷发、陈云、赵紫阳、胡乔木、胡耀邦、聂荣臻、倪志福、徐向前、彭真、廖承志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姚依林、秦基伟、陈慕华为政治局候补委员;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霸州市党的四个第一


第一个党支部:东下岔河村党支部,1938年9月在东下岔河村成立。

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张福奎,1889年出生,霸州市岔河集乡东下岔河村人,1938年参加抗日,同年8月15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经县委批准,任新成立的东下岔河村党支部书记。

第一位党员:张福奎,1889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2岁开始给地主扛小活,一直到抗日战争爆发。1938年,中共冀中三特委进驻霸县县城。8月上旬,特委和霸县工委在城内举办第一期抗日积极分子训练班,吸收张福奎参加。通过学习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史、《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中国共产党的基本知识,张福奎思想觉悟提高很快,主动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经特委书记马载和组织部长张馨介绍,他于同年8月15日加入了党的组织。张福奎入党后,积极、热情地宣传党的抗日政策,秘密培养发展了十几人入党。同年9月,东下岔河村党支部成立,张福奎任书记。1938年11月12日,日伪军6000余人对大清河北地区进行“四路合围”,12月5日,占据霸县县城。县区党政人员和大部分武装人员进行了转移,张福奎服从组织决定,留在村内担任秘密联络员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1939年3月,张福奎任霸县农民抗日救国会主任。1940年(民国29年)8月,张福奎被选为“国大”代表。新中国成立后,年过六旬的张福奎回到家乡,投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1953年,他带头组织5户贫下中农成立了互助组,转年增加到13户。1956年,张福奎任高级社社长。他起早贪黑处理社里的事务,尽量多腾出时间来参加生产劳动。由于积劳成疾,于1957年3月9日病逝,享年68岁。

第一位县委书记:宋毅(宋景毅),河北肃宁县人。1938年8月上旬,中共冀中区三特委派马载、宋景毅、张馨到霸县,在霸县城内连续举办3期农民积极分子讲习班。同月,中共霸县工作委员会建立,宋景毅任工委书记。9月,霸县工委改称中共霸县委员会,宋景毅任书记。县委辖16个基层支部,共发展党员117名。1938年11月12日,日伪军6000余人,对永、固、新、雄、霸进行4路合围“扫荡”。12月5日,日军侵占霸县县城,县委及政、军、群组织被迫转移到大清河南文安县丰富店村,并在此村进行休整。休整期间,宋景毅回肃宁老家。地委决定免去宋景毅县委书记职务,任命高均为县委书记,并组成新的县委。


廊坊党史人物—魏大光


1911年9月1日,魏大光出生在霸县大韩家堡村(现属堂二里镇)一个贫苦农家。1935年秋,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商震派七二三团来霸县“剿匪”。该团手段凶残,草菅人命,经常屈打成招,一个多月杀人数百,大土匪头子却一个未获。魏大光也被人诬告,只好逃往天津。其父魏宝顺被捕,以通匪罪名被杀害于信安镇。    

魏大光到天津后,改名魏占瀛,经在天津警察局任职的表舅张乙臣介绍,当了码头搬运工人。他在码头上很快和工人们混熟了,积极参加工人的各项活动,并开始接受革命思想。“一二九”运动爆发后,他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经常刷写标语、散发传单,走遍天津大街小巷。他认为这样干还不过瘾,总想用武力报复一下日本侵略者,震动天津市。1936年冬的一天,他和一位沧州青年拿走张乙臣的手枪,带上工具,夜入日本人办的工厂,掐断电源,砸坏电器,造成全厂一片漆黑。魏大光因此而被捕入狱,经张乙臣多方疏通和关照,才免于一死。他在狱中认识了许多难友,明白了不少革命道理,懂得了靠几个英雄好汉打不败日本侵略者,必须动员全国人民团结抗日,才能取得胜利;懂得了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拿起枪杆开展武装斗争,革命才能成功。他思想开朗了,犹如漆黑的夜晚看到了指路明灯。他常对人说:“我是在监狱里上的革命大学。”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民党军纷纷溃逃。魏大光与难友们砸开牢门,破狱而出。不久,天津沦陷,魏大光回到家乡。可等待他的却是家破人亡的惨景:父亲被害,母亲因悲伤过度而亡故,妻子下落不明。他目睹此惨景,异常悲愤,毅然告别乡亲,抵天津,赴唐山,联合杨第之、杨作山等十几名热血青年,于当年9月下旬回到霸县大韩家堡村,打出了抗日的旗帜。他找到村长郝兰,讲述组织队伍的打算和武装抗日的道理。郝兰表示赞成和支持,带头拿出自家的大枪。他又动员本村陈、韩、张、郝等有枪户献出大枪10余支。之后,大张旗鼓地动员群众武装抗日,提出“抗日救国,人人有责”、“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人出人”、“好男儿上战场,打鬼子保家乡”的口号,一些进步青年纷纷前来投奔,一支抗日游击队在霸县堂二里镇一带诞生了。到年底,队伍扩大到500余人。

1938年初,魏大光率人到永清县傅家场,没收了地主老财“傅千顷”的枪支。接着又收缴了堂二里镇地主武装联庄会的枪近千支,打开冯姓地主“大五天”的仓库,分粮食给贫苦农民,用物资换购机枪4挺、迫击炮1门,并建起了修械所,壮大了游击队的实力。随后又收缴了永清县大王庄、三圣口、冰窑等村的枪支,部队迅速发展到1000多人。

1938年2月28日,魏大光、王庭文率领200多人,在永清县吴家场与日军打了一次硬仗,首战取得重大胜利。此战之前,队伍抗日热情虽高,但未与日军打过硬仗,心里没底。日军四处追击游击队,想把这支队伍消灭在摇篮里。2月27日傍晚,魏大光与王庭文率领200多人转移到吴家场村,住在三户地主大院内。由于汉奸密报,28日拂晓被日军包围。魏大光沉着应战,派王庭文挖地道突围,外求援兵。同时,调整阵容,指挥部队顽强抵抗,几次打退日军进攻。战斗中,日军的炮击对部队威胁很大。激战之际,魏大光在房上窥视到日军炮兵阵地,当即命排长王海轩用机枪扫射,引发敌人的炮弹自炸,10余名日军炮毁人亡,我军士气大振。不久,村南敌炮阵地又被发现,魏大光命令炮手射击,炮发弹落,日军一炮兵班全被炸死。这时,部队士气更加高涨。日军气急败坏,抓来大批老百姓,在前面抱柴禾、提油桶给他们当掩护,日军在后督阵,妄图实施火攻。魏大光选出好射手,让过老百姓专打敌人。敌连续伤亡20余人,又未能得手。下午5点左右,敌援军赶到,再次开始炮击,打得尘土飞扬,硝烟弥漫。正在紧要关头,张广太率游击队数十人从北面增援,徐立树带队伍从东面冲杀,王庭文从辛章调来援兵从南面围歼,并把鞭炮放在煤油桶内点燃,一时“枪声大作”,冲锋号声、喊杀声、枪炮声响成一片。日军摸不清头脑,慌忙拉着40多具尸体、20多个伤号狼狈逃窜。这一仗,我游击队以阵亡4人、伤20人的较小代价换得较大的胜利,煞了敌人的威风,长了人民的志气。

中共天津地下党负责人李楚离、王仲华和张致祥等人了解到津西有十几股抗日武装,即以华北人民抗日自卫委员会的名义,先后派安玉树、大老郭(女)、王同安、李公侠等,分别找到魏大光和在安次县马道口一带组织队伍抗日的徐立树等人。魏大光敬佩共产党,赞成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遂出面联络各方,经多次接洽,反复疏导,终将十几股自发的抗日武装联合组成一支抗日联军,番号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第二十七支队”。1938年3月在堂二里镇举行了隆重的成立大会。魏大光任司令员,荣振华任副司令员,王同安任党代表,李公侠任政治部主任,翟养芝任参谋长。支队下辖4个总队;一总队队长王庭文;二总队队长杨洪才;三总队队长由魏大光兼,副总队长韩让;四总队队长徐立树。全支队共4000余人,司令部设在堂二里镇。

为使二十七支队真正建成一支人民的抗日武装,在党的领导下,部队进行了整顿,精神面貌大为改观,吸引了更多的爱国青年报名参军,几个月的时间就发展到6000多人。

二十七支队的出现,不仅钳制日伪军不敢轻易地向津西进犯,而且使天津驻屯日军也感受到严重威胁。魏大光时常派人化装潜入天津市,夜间书贴“抗日救国、反对投降、严惩汉奸”的大标语,散发抗日救亡传单。他还曾派人携带上炸药,炸毁市警察局附近的输电线路,并在墙上贴出“魏大光炸”的告示,搅得敌人心神不安。

1938年4月初,魏大光听说安次县抗日游击队司令阎力宣在杨柳青北的双口村被日军包围。万分危急之际,迅即带领100多人飞速前去接应。他身先士卒,一进街就缴获敌人1挺机枪。战斗打响后,阎力宣意识到是友军支援,立即带领战士奋勇冲杀,里外夹击,敌军大乱,乘势脱离险境。阎力宣对魏大光这种无私支援非常感激。

同年6月28日,日军一支精锐部队500余人乘十几辆汽车,从天津沿津保公路西犯,企图消灭驻守胜芳的人民自卫军第五路第三团的两个营,占领胜芳镇,控制津西,进而向我冀中腹地进犯。魏大光摸清敌人意图,决定抄敌后路,支援胜芳友军。经过周密部署,他亲自带领一、三总队从北面急行军,占领了于家坟一带高地,向攻打胜芳北门的日军发起攻击;同时,命徐立树率四总队从胜芳东面辛章一线攻击。部队从敌后开火,日军腹背挨打,见势不妙,急忙龟缩在兽头房子村一所地主院落里。战至天黑,日军绕道信安逃回天津。这次战斗,双方互有伤亡,但魏大光部缴获不少战利品,活捉3个日本兵,两个在逃跑中被击毙,一个送交冀中军区。  

侵华日军驻津司令部为瓦解这支抗日武装,派遣四个老牌特务,通过关系打入二十七支队内部,妄想收买或分化瓦解这支武装。魏大光查明真相后,果断地将这4个特务除掉。后来日军又派来2名女特务,企图以色相诱惑腐蚀官兵,刺探军情。魏大光查明情况,立即将女特务处决。日军黔驴技穷,恼羞成怒,出重金悬赏收买魏大光的人头。

6月间,国民党军中将司令唐继武带领20余人,持冀中军区介绍信,声称要通过二十七支队防地到某地执行任务。可是,他在二十七支队驻地呆了半个月,毫无去意,妄图对魏大光进行拉拢。他对魏大光说:“兄弟,咱们一起干吧,老弟升官发财包在我身上,加上‘抗日’,咱是名利双全”。魏大光回答说:“我不想升官发财,只想打日本,希望咱能互相支援。”唐继武见对魏大光收买无望,只得失望地走了。

1938年11月16日,日军对津西实行第二次“扫荡”,二十七支队奉命向大清河南转移,开赴冀中。18日,魏大光率队驻在王庄子一带。拂晓,日军200余人乘8辆汽车,在300余伪军配合下沿田家口下九号堤向王庄子追击。魏大光看着大堤两侧遍地积水,高兴地说;“这是消灭日寇的天赐良机,不可放过。”于是,挑选优秀射手埋伏在两堤交界的中亭堤东西一线。当敌人进入有效射程时,机枪、步枪顿时响成一片,敌人无处躲藏,死伤数十人,败下阵去。后来日军连续发动几次强攻,也都告失败。激战一昼夜,歼敌110余人,我军仅伤亡50余人。这次战斗,大大挫伤了敌人的锐气,大长了我军的威风。

1938年11月底,部队到达任丘县青塔镇一带,改编为冀中军区独立第五支队,魏大光仍任司令员,王同安任政治委员,赵振国任参谋长,李公侠任政治部主任。支队下属两个大队、一个骑兵营,共4000余人。

二十七支队改编为冀中军区五支队以后,魏大光率部在献县臧桥巧夺了日军军车。一天,他获知日军车将从臧桥经过的情报,亲自带领一个排埋伏下来。当敌车进入埋伏圈后,魏司令指挥枪一响,战士们像猛虎一样扑了上去,几分钟就结束了战斗,活捉7名日军,缴获7辆汽车、300块军毯和满车的弹药及军用物资。

1938年12月,贺龙率领一二〇师挺进冀中,协助冀中抗日军民进行反“扫荡”斗争。贺龙师长第一次与魏大光见面时就问:“听说你打日本鬼子很有办法,在霸县打死多少鬼子?”他谦虚地说:“我不会打仗,碰死了不少”。贺师长高兴地笑了。

1939年3月下旬,在贺龙师长的主持下,将冀中军区独立第五支队两个大队与三五八旅七一六团合编为一二〇师独立第二旅,魏大光任旅长,廖汉生任副旅长,王同安任政委,赵振国任参谋长,李公侠任政治部主任。从此这支部队正式编入八路军序列。

1939年4月23日,在贺龙师长指挥下,魏大光率部参加齐会战斗。激战三昼夜,打垮日军精锐之师吉田大队,歼敌700多人。任丘卧佛堂战斗,献县沙河桥战斗,魏大光也都率部参战,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

1939年5月,魏大光率独二旅随一二〇师开往平汉路西。一部分干部、战士因家乡观念较深不愿远离,偷偷开了小差。他接受贺龙师长扩大部队、收编散兵的命令,率少数人员重返大清河北。师党委决定派老红军战士戴文彬协助魏大光,廖汉生副旅长派自己的警卫员何娃保卫魏旅长。魏大光身负重任,不辞劳苦,返回后昼夜活动于武清、安次、永清、霸县之间,分别与各股武装头领接触,进行艰苦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教育说服了很多人。8月间,魏大光将黄锡标、李子刚、李桂清等十几股杂色武装收拢起来,发军装,关军饷,戴臂章,上千人的队伍在永清县刘靳各庄一带集中,由三支队配合整训,一支新的抗日武装即将诞生。

1939年8月26日,魏大光带领部分人员从永清县刘靳各庄分乘三只小船去霸县黄庄子村(现属东扬庄乡)黄锡标处开会。船行至津保公路北侧时,发现有日军新架设的电线,魏大光未经周密考虑,即令砍断,从而暴露了自己的行动。船只刚穿过津保公路,驶至霸县大宁口村(现属煎茶铺镇)北,与日军汽船遭遇。日军两挺机枪一齐向小船扫射。魏大光组织大家奋力还击,但因兵力过少,又都是短枪,火力太弱。不得已,只好跳入水中,顽强抵抗。由于水面没有任何隐蔽物,在敌人疯狂射击中,魏大光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一二〇师于1939年9月在河北省灵寿县为魏旅长等牺牲的同志召开了追悼大会。追悼会由代旅长廖汉生主持,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送了挽联,旅政委王同安致悼词。他号召全体干部、战士以魏大光同志为榜样,学习他对党忠诚、听党指挥,以身作则、立场坚定,大公无私、顾全大局,作战勇敢、不怕牺牲的精神。


标签: {list.tags}
编辑:user107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