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高棠 - 环京津新闻网

荣高棠

2020-05-08 14:39:54 | 来源:环京津新闻网
0


荣高棠,曾用名荣千祥。1912 年 5 月出生,河北省霸县(今 霸州市)堂二里人,中共党员,国家体育界著名领导人。

1920 年荣高棠在原籍上高小,毕业后到北京平民中学读初中,

1929 年在河北省十七中读高中,1932 年考入北京清华大学外文系。

1933 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任团支部书记。1936 年 4 月加入 中国共产党,任中共北平市委农工委委员、书记。1939 年后历任 中组部赴晋南考察团党支部书记,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委委员,川 东特委青委书记、宣传部长,川康特委书记、南方局组织部秘书, 北平军调处执行部行政处副处长,中央青委委员、华北局城工委 员会委员,中央团校教育长,北平西郊区军管分会副主任,北京 市青委书记,共青团中央秘书长,国家体委秘书长、副主任、党 组副书记、党委第二书记,国家体委顾问,中顾委秘书长、委员, 六届全国人大常委等职。曾当选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届常 委,第一、二、三届人大代表和全国第八、九、十二次党代会代表。

荣高棠幼时聪颖,在学校读书时成绩很好,数学、英语尤其优秀;且兴趣广泛,爱好中外文学作品,热心文体活动。与此同时, 受到了民主进步思想启蒙教育。1928 年,荣高棠等进步同学带头 闹学潮,反对学校的腐败现象,因而被学校勒令退学。他转至河 北十七中学继续读书。荣高棠的篮球打得相当出色,成为学校代 表队的主力。这为他以后步入体育界打下了基础。1932 年,荣高 棠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主修英文和法文。

1933 年春,荣高棠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即担任团 支部书记。1933 年夏,由于叛徒出卖,不幸被捕,以“共嫌”罪 判两年半徒刑,关押在河北第一模范监狱。在狱中,他严格按照 狱中地下党组织“保存自己,准备出去”的要求,和难友们一道, 同狱方作多种方式的斗争。同时,抓紧时机,努力学习,为出去 后的工作做准备。1936 年他出狱的时候,已经读完了《资本论》 和其他大量中外文书籍,学会了俄语。

荣高棠出狱后又回到清华继续读书。这时,形势已经发生很 大变化,以抗日救国为主旨的爱国学生运动风起云涌,清华成立 了“民先”,荣高棠亦成为“民先”队员。由于形势和工作需要, 他常演出文艺节目。不论是活报剧还是歌咏队,都显示了他的文 艺才干。

1936 年 4 月,荣高棠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 年七七事变爆发, 学校停课。8 月,遵照中共北平市委的安排,荣高棠等地下党员 带领一个由“民先”队员组成的“北平学生移动剧团”沿津浦方 向南下,到抗日战场作慰问演出。荣高棠的公开身份是剧团总务, 秘密身份是党支部书记。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剧团辗转山东、 江苏、河南、湖北等地慰问各战区的抗战部队,在群众中宣传抗 日救国主张。荣高棠一方面负责对外联络筹措经费、安排住行等事务,一方面又参加演出。他指挥唱歌,说大鼓书,演活报剧, 还动手编写节目。1938 年夏,剧团抵达西安。1938 年 8 月,经 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介绍,荣高堂到延安进马列学院学习。

在延安荣高棠也是一个文艺积极分子。有一次,他和另一 位同志合演民间小唱《卖梨膏糖》,很受欢迎,以致不少认识或 不认识他的人都戏称他为“梨膏糖”,连陈云同志也这样叫,他 的真名反倒叫得少了。既然这样,他在写文章时,干脆把自己原 来用的荣千祥的名字改为“高唐”。后来又改为“高棠”。直至 1949 年到团中央工作后,他才恢复自己的姓,开始叫荣高棠。

1939 年,荣高棠离开延安,到四川重庆从事地下工作,任中 共川东特委青委书记、中共南方局青委委员。后又调成都,任中 共川康特委负责人。

1941 年 6 月,荣高棠调入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公开了身份,

任中共南方局组织部秘书。此后,直至抗战结束,在 5 年多的时 间里,他一直在周恩来同志身边工作,思想上和工作上都受到严 格锻炼,获益非浅。

当时,他的主要任务是向解放区转移干部和进步人士。这项 工作关系到组织和同志的安危,要求极其严格缜密。特殊环境下 的特殊工作使荣高棠养成了扎实、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练就 了非凡的记忆力。后来,他在国家体委和中顾委任职期间,认人、 记人名、记数字的本领,连许多年轻人都自叹不如。

在南方局,荣高棠担任机关俱乐部主任。他是大后方带头扭 起陕北大秧歌的人之一。在重庆,他曾表演过《兄妹开荒》《牛 永贵受伤》等秧歌剧。

1946 至 1949 年间,荣高棠先后任军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行政处处长、中共华北局城工委委员、中央团校第一任教育长。 1949 年,荣高棠任团中央秘书长、书记处书记。同年 10 月,中 华全国体育总会成立,荣高棠任体总副主席兼秘书长。从此,他 开始了长达 40 余年的体育生涯。

1952 年 7 月,荣高棠率领中国体育代表团前往芬兰首都赫尔 辛基参加第十五届奥运会,随后又考察了苏联的体育情况,开阔 了眼界,得到了启示。回国后,他向中央写报告,建议成立国家 体育运动委员会,把体育作为一项国家大事管起来,并建议请贺 龙将军担任国家体委主任;当时,有的中央领导也提出请贺龙主 持体育工作。

中央很快批准了这份报告。1952 年 11 月,国家体委成立, 贺龙兼任体委主任;荣高棠任国家体委第一任秘书长,主持了国 家体委机关的组建工作。

1954 年,荣高棠任国家体委副主任。

从 1952 年国家体委成立直到 1966 年“文化大革命”前夕, 他始终是贺龙的主要助手,承担着体育战线繁重的领导工作。

文革中,荣高棠被打成所谓“三反分子”,受到非法关押和 种种迫害,被迫离开体育战线达 13 年之久。

1979 年,他重返工作岗位,再次担任国家体委副主任。

1982 年,年届古稀的荣高棠响应党中央的号召退居二线,任 国家体委顾问。

1983 年,国际奥委会为表彰荣高棠在中国传播奥林匹克理想 和推动奥林匹克运动所作出的不懈努力,由萨马兰奇主席亲自授 予他奥林匹克银质勋章。他是第一位获得这一殊荣的中国人。

在国家体委工作的 40 多年岁月中,荣高棠身上充分表现了新中国体育工作者极其强烈的事业心。他牢记毛泽东主席对他说 过的话:体育是六亿人的大事。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他为了这件 大事兢兢业业,辛勤耕耘了大半生。他常对人说:“体育是‘万岁’ 的事业,是万古常青的事业,够我们干一辈子的 !”“我这辈子 就干体育了 !”他几十年如一日,全心全意地为我国社会主义体 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五十年代,在共和国体育事业初创时期,为建立机构、组建 队伍开办院校、兴建设施,荣高棠既抓总体规划,又抓具体落实, 把宏观领导工作与微观诸事有机地结合起来,展现了创业年代典 型的创业风格。

为普及群众性体育活动,加强体育意识和体育知识的宣传, 荣高棠身体力行。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 领导人到青年团、少先队,都听过荣高棠宣传体育的报告,看 到过他宣传体育的文章。许多人回味说:“荣高棠的报告带劲 儿 !”1958 年,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荣高棠向大会作了题为《体 育是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因素》的发言。他引用毛泽东主席早年 写的《体育之研究》一文中的观点,以风趣的语言和形象的比喻, 把体育与健康、体育与知识和道德的关系讲得深入浅出,清晰准 确。讲到精彩之处,人们哄堂大笑,毛主席也笑得前仰后合,带 头鼓掌。报告刚完,周恩来总理就笑着对荣高棠说:“你的报告 通过了 !”

六十年代初,体育战线抓住时机,决定以乒乓球率先在国际 体坛上打开局面。荣高棠奉贺龙之命,亲自带领工作组到乒乓球 队长时间蹲点。他与教练员、运动员密切合作,从思想工作、队 伍管理直到战术设计、技术训练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富有开拓性的探索和研究,使中国乒乓球队养成了一套优良作风,为日后长期 雄踞世界乒坛奠定了良好基础。与此同时,也总结出一系列具有 中国特色的体育运动队伍工作经验。这些经验,不仅对整个体育 战线的工作具有指导意义,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广泛反响,得到党 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热情肯定。

荣高棠强烈的责任感和事业心,突出地表现在他对新中国体 育建设事业和体育战线广大干部、教练员、运动员的深厚感情上。 他尤其爱护运动员。他常说,运动员是国家和人民的宝贵财富。 他关心他们的成长,关心他们的成就,关心他们的将来,把他们 事业上的成败和生活中的苦乐挂在心头。

熟悉荣高棠的人都知道,他对下级要求很严,工作标准很高, 有时急起来,也红着脸训人。但是,大家还是愿意接近他,乐于 和他一起工作。这是因为大家了解他,知道他是出以公心,爱护 同志。他常告诫干部,要为人表率,言而有信,说到做到,做不 到的就别说。不然,言而无信,说得再好再多也没人听。他在体 委任职期间,曾多次带队出国,自己就是遵纪守法的模范。他的 足迹踏遍大江南北,但每到一地,都一心扑在工作上,完成任务 就走。以致有的下属半开玩笑地对他说:“荣主任,跟着你出差 没意思 !”听了这话,荣高棠也笑着说:“想玩儿?退休以后吧 !”

荣高棠尽心尽职,善于培养和使用人才。新中国成立初期, 有一些从国民党统治时期过来或从港台回大陆的老体育工作者, 荣高棠始终对他们抱以精诚团结的态度,在政治上和生活上热情 关心他们,在工作中大胆使用他们。尽管有些人对此议论纷纷, 荣高棠仍坚持用人不疑,任人惟贤。他勇于负责,介绍从香港回 来并为祖国乒乓球事业屡建功勋的著名教练傅其芳入党,就是他敢于用人、精于用人的一个生动事例。他出差时,常带着几个“秀 才”,其用意并不仅仅在于让他们抓材料,写报告,更主要的还 是要让这些人通过深入实际,开阔思想,增长见识和才干,不仅 能写好文章,而且还有做实际工作的本领,成为体育战线的合格 人才。十年动乱结束,荣高棠归队后,对反对过他但反对错了的 人,不计前嫌,重新团结一道工作,充分表明了他坦荡无私的开 阔襟怀。

荣高棠作为中国体育界的主要领导人,不仅对体育事业的大 政方针韬略在胸,而且对许多运动项目的发展战略、战术技术以 及体育宣传问题都有中肯而独到的见解。他曾担任《中国大百科 全书(体育卷)》主编和《当代中国体育》主编。他的报告、发 言及文章中,对体育的属性与功能,体育与国民经济、与精神文 明的关系,体育运动的普及与提高,体育队伍的建设等问题,有 多方面的深刻论述。这是荣高棠对中国社会主义体育理论的重要 贡献。

在体育战线的领导工作中,荣高棠始终注意牢牢地把握住体 育事业发展的基本方向。他一贯强调,体育事业必须坚持党的领 导,走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为人民服务, 必须坚持普及与提高相结合的方针。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他始终 旗帜鲜明,毫不含糊。同时,他也清醒地看到,体育的突出特点 就是竞赛,而且是在分秒毫厘之间分辨优劣高下,容不得半点虚 假和浮夸,必须坚持科学求实。

1982 年,荣高棠当选为党的十二大代表、第五届政协常委, 后来又被选为第六届人大常委会委员。

1983 年,中央任命荣高棠为中央顾问委员会秘书长,主持中顾委机关的日常工作。在繁忙的工作中,他念念不忘体育这件大 事。1986 年第八届亚乒赛期间,他坐车、吃饭、甚至上厕所都在 一刻不停在收听实况转播。中国队赢了一个项目,他心中像一块 石头落地;输了,他又急得要命。在第十届亚运会期间,他就像 在亲自坐阵一样,一天好几个电话打到国家体委值班室和广播电 视部体育部,随时询问战况,掌握第一手材料,仔细地计算奖牌 数,分析形势,预测下一阶段战事。中顾委的领导感叹地说:“高 棠这个劲儿,到哪儿也改不掉 !”1985 年,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 荣高棠当选为中顾委委员,并任秘书长。1987 年,荣高棠辞去中 顾委秘书长的职务。1996 年离休。



标签: {list.tags}
编辑:刘艳梅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