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秉彦 - 环京津新闻网

刘秉彦

2020-05-08 15:04:39 | 来源:环京津新闻网
0


刘秉彦,生于 1915 年 5 月,河北省蠡县桑园乡潘营村人。

1928 年 7 月至 1934 年 7 月在保定育德中学读书。1934 年 7 月 至 1937 年 7 月在北京大学数学系学习,积极参加了“一二 • 九” 运动,并根据党组织的安排投笔从戎,献身抗日战争。1937 年 12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七七事变后,1937 年 9 月底,刘秉彦从北平回到老家。半个 月后,朱占魁(吕正操部人民自卫军第二总队长)带队进驻潘营村, 准备扩充武装。刘秉彦毛遂自荐,得到朱占魁的赏识。之后,刘 秉彦掌握了该村自卫团,带领队伍天天操练。但朱占魁部离开后, 他的工作受到当地大户和县保安队的干扰。1938 年春节前的一天, 刘秉彦毅然离开家乡,来到大清河北,成为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 士。潘营村 30 多名青年也陆续追随他参军入伍,加入到抗日的 洪流中。

这时朱占魁部已改编为冀中人民自卫军独立第一团,朱占魁 任团长。刘秉彦到来后,被任命为独立一团特派员,负责部队的情报和保卫工作。

1938 年 2 月 21 日,人民自卫军收复霸县县城。3 月 8 日,驻天津日军再次占领霸县县城,并于 3 月 29 日突然奔向夹河村, 妄图袭击转移到岔河集一带的军分区前方政治部和县政府。刘秉 彦作为特派员,参与指挥了狙击敌人的战斗,粉碎了敌人的“扫 荡”。战后,刘秉彦写下题为《诉衷情 • 打霸州》一词,抒发了 一代儒将报国杀敌的壮志与豪情:


投军千里杀倭寇,列队打霸州。去年梦断北平,今日持枪在手。 敌未灭,血奔流,恨难收 ! 此生许国,人在沙场,何惜断头。

霸州城下炮火稠,怒火燃胸头。军民奋勇上阵,碧血卫金瓯。 民族恨,国家仇,岂能休 ! 此心如铁,身卧青纱,情寄红楼。


自此,刘秉彦转战于大清河两岸,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考验。 在他担任军分区独立第一支队政治部主任时,有一次到一个村开展工作,正赶上日军扫荡。眼看躲不过去,刚好该村一妇女 因难产离世,准备下葬。村民情急之下把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 草草掩埋,再把刘秉彦放入棺材,为便于呼吸,在棺材上打个洞, 插一根空心的向日葵做招魂幡,当着鬼子的面把棺材埋入土中。 两天后,鬼子走了,才刨开坟墓把他救出来。

1942 年 9 月,为端掉昝岗镇的日伪军炮楼,已是分区司令员 的刘秉彦来到该镇。敌岗楼里有个敌人是特等射手,伤了八路军 不少战士,参战队员介绍情况时希望将这个敌人消灭掉。刘秉彦 听后接过一支“三八式”马枪,对准敌岗楼的射击眼等待时机。 就在敌特等射手又一次向我方射击时,他对准敌枪眼开了一枪, 敌特等射手被击毙。战士们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刘司令把岗 楼的敌人打死了!”这时,敌人扔下一棵手榴弹,就落在刘秉彦的身旁,警卫员尹明玉手疾眼快,飞起一脚将手榴弹踢出去,并 扑在刘秉彦的身上作掩护,才化险为夷。

1943 年,刘秉彦指挥部队在固安县和霸县胜芳镇连打两次胜 仗。日伪军知道刘秉彦有时亲自带领小股部队打穿插,终于找准 机会用重兵咬住了他所带的一个连,三面围攻,激战 3 天 3 夜, 警卫排的战士全部牺牲了,鬼子越逼越近,刘秉彦在脸上抹了几 把血,钻进了死人堆里。直到大部队赶来才解了围。

像这样的生死考验,刘秉彦经历了许多次,也正是这些生死 考验,锻造了一代开国将军不惧生死的坚毅革命品格!

刘秉彦由政工干部变更做军事主官是在 1938 年 9 月间,初 任独立一支队第一大队长职务,从此,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逐 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将领,也创造了许多传奇。

1938 年 11 中旬,在永清县大站村,刘秉彦指挥部队将伪华北皇协军先遣司令部“一锅端”,击溃 800 余人,生俘伪军副司令王俊峰及部下 500 多人,缴获长短枪 300 多支和数千发子弹。

1939 年 2 月,刘秉彦指挥了一场特殊的战斗。房山县小西 天有一所千年古刹,存有一件希世珍宝——“开花佛”,传说 世上只有两个,另一个在印度。开花佛外形象葫芦,底部有三 条向外撇开的腿。顶部是一个由下至上逐渐变细的圆锥体,顶 端有一个佛帽一样的机关。轻轻一按,葫芦的上半部便张开来, 变成八个花瓣,象一朵盛开的莲花,花蕊上端坐着一尊小佛。 再一按,花瓣合拢把小佛裹住。开花佛用 24 斤半赤金打造,是 国家的瑰宝。土匪头目陈东来、张雁带骑兵连闯庙夺宝,把开 花佛弄到手。该部拒绝八路军的收编,不断同抗日武装搞摩擦。 冀中军区决定,由刘秉彦部配合邓华、宋时轮支队对其武力收编,同时把国宝开花佛夺回来。于是,刘秉彦安排该部二营五 连演出了一场好戏——智取开花佛 。二营五连接到命令后进驻 前石门村一带,以请客为名争取到匪骑兵连冯副连长和一排李 排长弃暗投明,巧定计策,夜围土匪张雁住宅,终于夺回国宝“开 花佛”,并使匪骑兵连顺利接受了改编。半个世纪后解放军出 版社将这个故事收录于《星火燎原》丛书,并改编出版了连环 画《智取开花佛》。

1942 年 6 月 24 日,刘秉彦指挥部队歼灭了伊豆文雄剔抉队, 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日军剔抉队,跟在“扫荡”主力军之后, 逐村、逐户、逐屋搜索,在冀中抗日根据地上逞凶肆虐,是抗日 根据地的恶魔。1942 年 6 月 23 日,我军处在敌人“鱼鳞拉网” 扫荡的两个“鳞波”之间。6 月 24 日拂晓前我部队进驻边家铺, 组织部队轮番休息。上午 9 时许,敌伊豆文雄剔抉队发现我军, 立即向两翼展开进攻,受到我军机枪扫射,倒下了二十几个。但 敌人没有停止前进,而是前进到距我军 200 多公尺外的凹坎下, 作为进攻出发地。敌两个散兵群向我外围阵地突击过来,另一股 抢占村西小苇坑。29 团第一连依托火力点把敌人死死地压在冲锋 出发地,敌人就用“八八”式掷弹筒向我军前沿外壕猛轰。刘秉 彦发现敌人只有百余人,没有后续梯队,下定决心干掉这股狂妄 的敌人。他命令警卫连长李树维:“你带两个排跑步到西街口掩 墙两侧门洞内隐蔽待机,任务就是反冲锋。”这时,敌人在火力 支持下,在苇坑前沿跃起冲锋,遭我军连续齐射,慌忙退缩。但 少数敌人占领了苇坑,组织火力向我阵地纵深射击。李树维带领 反冲锋排迅猛地压了过去,一连的战士也从外壕内跳出来冲进苇 坑,跟日军展开了白刃格斗。日军虽然拼命顽抗,但一个连的兵力 80 多人几乎被全歼。打扫战场时,俘获了受伤后装死的日军 代理中队长伊豆文雄。这一仗,是在敌拉网扫荡的间隙打的一场 漂亮仗,为反扫荡提供了经验,震慑了敌人,长了我军的志气。 此战后,分区机关和主力连夜撤出战斗,于 25 日辗转进入白洋淀, 把敌人远远丢在了文安县境内。(1942 年底,伊豆文雄被送到延 安,后参加了反战同盟支部)。

1942 年“五一大扫荡”之后,大清河北抗日根据地暂时被日 伪军占领,大部队转移进了山。就在十分区抗日斗争处于最低潮 的时期,1942 年 7 月 5 日,晋察冀军区任命刘秉彦为十分区司令 员。按命令他率领小股人马挺进大清河北,以文安洼为立脚点, 建立“红色苇塘”根据地,谱写了又一段抗日传奇。

他率小分队偷渡大清河后,针对当地“红黄蓝白黑”(指八 路军、日军、国民党地下军、伪军、土匪)各色武装交织的情况, 采取“杀一儆百”和“勤捉勤纵”两种策略,很快站稳了脚跟。 苇塘周围的胜芳镇、任庄子村、靳家堡头等据点的伪军,不久便 能遵守我军的约法三章:一是不打八路,不抓抗日干部;二是不 阻碍我军活动,并暗中协助我军工作;三是不危害群众。同时还 给我军传递情报,甚至配合作战。1943 年夏,刘秉彦甚至给附近 的伪军下了一道命令,调一批伪军中小队长在苇塘办起了抗日训 练班。秋天,又率队奔袭杨柳青镇,收缴伪警察 70 余人的武器,歼灭日军一个小队。敌人受到震动后集中 1 万多人来围剿,刘秉彦指挥部队分成多个 20 人左右的“大班”,按港汊河沟分布, 拦阻并歼击敌人,还采取“草船借弹”(在苇塘放烟引敌炮击后 把未爆炸的炮弹捞出取药作地雷用)、“摘豆战术”(我侦察员 混在割苇子的群众中制造混乱借机打日军)等战法,打得日军心神不宁。之后虚设情况,利用伪军报告假情报,骗得敌人撤离苇塘。 1944 年初,刘秉彦又集中精干兵力,长途奔袭长辛店大获全胜。

以后还在苇塘发出命令,使 1700 多名伪军烧毁据点,携械投诚。 在此期间,刘秉彦还与分区其他领导一起,发明创造了一系列“特 殊战术”——单打一、挑帘战、地道战、地雷战以及“推一颗子 弹上膛再拼刺刀”等近战格斗法,指挥了“姜庄子斧头战”等各 种大小战斗,令日军闻风丧胆。

1945 年 5 月至 8 月间,刘秉彦按照冀中军区指示,指挥所属 部队与友邻部队共同发起了文新战役、子牙河东战役、大清河北 战役,仅大清河北战役就进行战斗 70 余次,炸毁碉堡 410 座,毙伤日伪军 1300 余人,俘 2200 余人,缴获迫击炮 10 门,轻重机枪 63 挺,长短枪近 3000 支,电台 3 部。此后,十分区抗日根据地扩大 1000 平方公里,从根本上扭转了大清河北的局面,迎 来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

刘秉彦司令台签: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我约你明日决斗,赴临津村北短堤处,十步对阵,各展军旗一面,只限一伍,鸣金对射。不见不散,如怯战,20 年后某再来。


大野圭夫

1945 年 8 月 27 日

这是抗日战争胜利前的一个小插曲。1945 年 8 月,盘踞在 十分区镜内的日军已是穷途末路,面对战败投降,狂妄的日军 在心理上难以接受。大野圭夫是固安县牛陀镇据点的小队长, 困兽犹斗的他竟想出了与八路军司令员决斗的主意,这说明日 军对刘秉彦是既恨又怕还无奈。面对挑衅,刘秉彦当即回复,应战奉陪,但胆怯心虚的大野圭夫临阵失约了。刘秉彦遂作七 绝一首《嘲大野》:


东京宣布投降日,

困兽犹思苦斗时,

打鬼钟馗一出战, 

终归膏药怕红旗。


解放战争时期,刘秉彦任冀中二纵队参谋长、党委常委,第 二旅长,指挥和参加了固安保卫战、胜芳保卫战,两次歼敌 1.6万余人。后又任 20 旅旅长、党委常委,华北 205 师师长、党委常委。

参加了 1948 年保北战役,攻克容城县城,全歼赵煜昆部 1470 余人。 唐河阻击战击溃傅作义部 12、15 两个骑兵师,参加指挥大清河 北战役,全歼国民党 92 军一个加强营。参加了平津战役,参加 指挥了解放保定、石家庄的战役。

1950 年至 1960 年,刘秉彦任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参谋长、 党委书记、代司令员,军委防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党委常委, 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长。参加了抗美援朝战役,指挥防空作战 歼落敌机 107 架,完成了保卫清川江大桥和铁路公路交通的任务, 并负责组织了华北防空军的轮战和团以上干部的赴朝实习。

1960 年至 1981 年 12 月,任第三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兼导弹 总局局长,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党委委员,第八机械工业 部常务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为我国航天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是我国航天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1981 年 12 月至 1988 年 5 月,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河北 省人民政府省长、第六届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1988 年 3 月至 1993 年 3 月,任政协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1995 年 9 月,经中共中央批准离休。 刘秉彦是第一、第五、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独立自由二级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98 年 7 月 21 日,刘秉彦因病去世,享年 83 岁。 刘秉彦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伟大事业无私奉献的一生。他的 崇高精神和卓著功勋永远铭记在人们心中。




标签: {list.tags}
编辑:小凝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